花样滑冰变“花样滑倒” 张昊:失误与冰面无关

结果在男单项目的比拼当中,多位选手出现了落冰不稳的情况。

也许是因为能跳两种以上四周跳的后起之秀不断涌现,本赛季男单选手们争相增加跳跃难度,随之而来的便是成功率的大幅降低。

不仅是闫涵,在上午结束的男单项目中,分列前三名的日本选手宇野昌磨、以色列选手拜琴科和加拿大华裔运动员陈伟群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而凡是试图做四周跳的选手无一不摔。

我们这一次参加团体赛主要还是为了单项赛练兵,后面还有技术调整的机会。

中国选手闫涵在花样滑冰团体项目男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中。

本届冬奥会正是张昊的搭档于小雨的首届冬奥会,于小雨也表示,主要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其实冰面还是很平整的,我觉得问题主要还是在自己身上,前一天晚上我就睡不着,心里想的都是比赛,所以有点失眠;然后就是冰刀的问题,我在国内的时候把冰刀磨得太锋利了,到了比赛中效果一般。

”   冬奥会是四年一度的冬季体育盛会,绝大多数项目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平,对于前几个比赛日就要出场的运动员来说,这是心理上的巨大考验。

  当被问到是否是场地原因时,队员们更多是从自身找原因,“五朝元老”张昊表示:“早上训练进入场地后,还是觉得世锦赛、大奖赛这些比赛跟冬奥会不一样,多少有些紧张,就是拿团体赛锻炼一下,后面还有技术调整的机会。

运动员只有把自己的心态控制到最平和,才更容易笑到最后。

这不禁让人疑问,花样滑冰为何变成了“花样滑倒”。

  代表美国队出场的华裔选手陈巍就表示:“我觉得在比赛中自己可能有点兴奋过头了,如今我能做的只有尝试分析自己为何在比赛中犯了错,再去修正问题。

”   就连张昊这样的“五朝元老”都需要费大力气才能调整好心态,更不用说首次亮相冬奥会的新人了。

运动员们当然想比好,却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即使是最高规格的比赛场地,他们的心中还是会产生无形的千沟万壑,如果不能调节好心态,很容易出现失误。

  这一情况在团体赛的男单环节得到了明显的体现,由于参赛选手水平逐渐接近,因此大家为了高分争相挑战高难度,随之而来的便是失误率显著提高。

随后,参加双人滑环节的于小雨也出现了落地不稳的情况。

  赛后,闫涵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他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并不断地向队友道歉。

”   对于队友的失误,张昊认为:“失误与冰面无关,其实大家都想拼好成绩,平时都是艰苦地训练,但苦练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在比赛中完全发挥出来,运气和心态都很重要。

”他的短节目最终成绩仅列第四。

  北京时间9日上午,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开始了短节目的较量。

此外,中国选手于小雨在双人滑第一个跳跃动作中也出现了失误。

(南方日报 记者/金朱玺)。

  首先代表中国队出场的是男单选手闫涵,他的滑行速度快,表演自然,无论是步法还是旋转的质量都比较高,但他在做阿克塞尔三周跳、后外点冰四周跳时全部摔倒,并且出现了双手扶冰的失误,最终只收获了第七名。

  所幸,对于中国花滑队来说,团体赛并不是主战场,但想要在平昌绽放精彩,还需要克服焦虑、管理情绪,这对于花样滑冰这种技巧类项目来说更为重要

猜你喜欢

日媒:中国乒超拒绝日本选手参赛 养狼计划不养了

《日刊体育》报道说,乒乓球界最高峰的中国乒超联赛,将日本选手拒之门外。虽然到2020年奥运会还有三年,但是炽烈的日中乒乓战争已经打响了。(周超)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

2019-07-18

前游泳队总教练:中国多点爆发 需注重短池训练

他们对比赛太熟悉了,尤其是比赛后容易恢复。美国游泳常盛不衰、天才层出不穷的原因,在于训练理念先进、训练方法科学,在全美300多所大专院校都有游泳队,每年8月中下旬开学,9月、1

2019-07-18

金牌快讯:亚运会空手道个人赛日本选手夺金

。赛果北京时间8月25日消息,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空手道女子个人赛决赛日本选手夺金

2019-07-18

玉龙马业携手太原理工大学共建中国首个赛马学院

太原理工大学作为国家“双一流”重点建设高校,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将在赛马方向学生的通识教育基础课、部分学科基础课的教学工作等方面制定针对性的培养方案。魏晋南北朝时期

2019-07-18

中国雪车亮相IBSF世界杯 男女两人车分获第14和第8

2018平昌冬奥会金牌得主、来自德国的弗里德里希和搭档玛吉斯以1分50秒84的成绩再度获得男子两人车冠军,以2018-2019赛季八站世界杯全部冠军、总积分1800分的完美战绩

2019-07-18